【 .】,精彩免费!

   “轰!”众人都惊住了,楚岩口吐玉珠,字字珠玑,响彻天地。

   他这是,公然质疑天碑山,质疑一星海的王族啊。

   “放肆!”首座老者终是不再忍耐,可怕的圣意降临。

   砰的一声,楚岩只感觉浑身沉重,宛如承受大山,但他昂首,半个身子被压扁,却依旧直视首座。“哈哈,被当众戳穿,便要动武?这便是天碑山?如此的话,依我之见,三十年后,夺天宴,不如天碑山直接列出一个排名来,昭告天下,若有人胆敢不服,以铁血手段,镇压便是,又何须伤神费

   力,弄这么大个牌面?到头来,徒增笑话,滑天下之大稽!”楚岩声音更大了,无数人望向楚岩,有担忧,有得意。

   五大脉的人发出冷笑,在他们看来,楚岩这样做,等同找死。

   “师兄,无妨。”望风摇摇头,夺天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至于排名,他不在乎。

   然而楚岩看着他,同样认真的摇头。

   望月仙子在一旁蹙眉,在她的记忆里,楚岩一直随性平和,哪怕被人羞辱,嘲讽,他都不解释,可今日,他竟如此冲动。

   当然,她并不知道,所谓平和,只是不在乎,然有些事,却不容践踏。

   如望风的成就。

   靡颜腻里清纯少女私房照

   紫枫在这时发出一声冷笑:“自己不敢上台,事后,却又跳出来,倒是会急于表现自己,若这般有底气,就不会让师弟一人出战,却一人躲在台下了。”

   观众席众人看向楚岩,也露出质疑。

   楚岩看向紫枫,可笑的摇摇头:“根本不懂。”

   “传闻君下无敌,夺天宴上,却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谈头论足?退下去!”又有一名天骄开口。

   在这时,许多人诧异的看向楚岩,夺天宴,他没有参加,如今跳出来,确实有些出头之嫌。

   至于天君遗迹的传闻,世人倒淡了几分,不太在意。

   斧狂人在虚空中,平静看向楚岩,关于天君遗迹,他也听过:“若真有那般战力,出来一战,若能赢了我们十人任何一人,这前十之名,给师弟又如何?”

   台上,卓阳嘲笑的摇摇头:“确实有趣,帝路中,传闻无数,可夺天宴上,却一直避而不战,即便夺天宴与天君遗迹含金量不同,难道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吗?”

   “哈哈,所谓帝路传奇,怕只是一个逞口舌之能的废物。”陈阳站在台上,不屑道,下一刻,他便皱眉,感受到一冰冷目光,叶寻正带着杀意的看向他。

   楚岩双眼一凝,然到了这一步,他依旧未踏出一步,而是看向牧天一眼。

   这里是天碑山,他虽因望风排名不爽,发出质问,却并不冲动,因为他知道,一旦触怒天碑山,结果,将是他无法控制的,他没有把握,这一次还能有天君遗迹的机遇。

   “少主尽管随心去做,事后有我。”牧天平静的传音给楚岩,这一刻,他老眼中透出浓浓的自信。

   得到肯定的回答,楚岩双眼一闪冷冽了,随即他不再废话,平静的身影缓缓从人群中走出。

   所有人目光一凝,五大脉的人都露出兴奋之色。

   楚岩终于肯出战了么?

   “给他开战台。”最高席位上的少年看向楚岩,平淡开口。

   首席老者方才点头,虚空有一战台升出,环绕在天碑山的中央。

   观众席上的人都认真凝视,这两年,关于楚岩的传闻很多,可见过楚岩出手的人极少,今日有机会目睹,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他们都想知道,楚岩是如传闻一样,还是徒有虚名。

   走到战台上,楚岩目光冷漠,环视八方:“本来不想出手的……但们既如此渴望送死,楚某顶级天帝,在此领教所有君下之人,我可以连续作战,们也可以一起上。”

   “狂妄!”虚空台上,立刻有人发出一声低吼。

   紫枫双眼闪过一抹妖异之光,他似乎有意证明自己,第一个冲向战台,背后升出一可怕雷龙君图,疯狂咆哮,好似要撕裂云霄,形成一电网般要将楚岩生生埋没。

   “好强!紫枫被排在第十,不是没有原因的。”台下有人低语声,然后看向楚岩。面对可怕的雷电攻击,楚岩风轻云淡,目光中充满不屑,当雷电降临,他缓缓抬手,接着天雷滚滚,他竟化身雷霆战神一般,虚空一握,紫枫惊住了,他发现操控的雷电这一刻竟不受控制一般,纷纷

   臣服向楚岩。

   “说真的,不行。”楚岩摇头,随即没有任何花哨,抬手一拳,砰的一声,紫枫身躯便如风筝一样,骨骼散架,倒飞出去。

   “我说过,与我交战,便做好死的准备,现在,死吧。”楚岩说道,下一刻他身躯竟腾空飞出,速度比紫枫更快,凌驾在紫枫上

   ,无穷的剑影,贯穿而下,直接洞穿紫枫的胸膛。

   “不!”紫雷帝君眸呲欲裂,刚才一刻,他才为紫枫第十骄傲,现在,紫枫却已成了一个死人。

   “夺天宴前十?现在,他不再是了。”楚岩嘲笑的摇摇头,台下却已鸦雀无声。

   所有人,刚想观看一场精彩大战,本以为会此起彼伏,然而还没开始,便已经结束了。

   世界好像都安静了,刚才少年质问天碑山,被反驳,认定紫枫,但现在,好像被强势的回击了一个巴掌。

   楚岩的强,超乎众人想象,他就好像横空出世的战神一般。

   夺天宴,三十年一度,最出色的十人?

   这一刻,被一拳轰杀。

   “望风!”落在台上,楚岩突然开口:“夺天宴,不过如此,这般虚名,我们不要了。”

   “好!”望风灿烂的笑了,这才是他认识的师兄,绝代无双。

   天命之子?夺天宴?在他师兄面前,什么也不是。

   台下一片鸦雀无声,刚才斧狂人声称,楚岩能战胜其中一人,便让望风入前十。

   如今,楚岩一击杀紫枫,却对望风说,这般虚名,我们不要了。

   五大脉的人脸色阴翳,杀意更浓,当年天君遗迹,初入天帝的楚岩便能战胜破帝,如今他已到了顶级天帝,成了气候。

   首座席上的老者脸色难堪,楚岩的表现,一样惊住了他。

   “楚岩,今日走不下战台!”然当这时,天地间立刻被一股寒风笼罩,有一道身影爆射而出,手持人皇剑,可怕的君意,疯狂的斩向楚岩。

   “北冥杀天!”看见那身影,许多人目光一凝,梦雅等人都露出担忧之色。

   如今的北冥杀天已入君境,君尊帝卑,在历史上,从没有帝者能战胜过君者,哪怕楚岩曾赢过北冥杀天,也不行。

   感受到背后的寒意,楚岩双眸冰冷起来,他出手,只是想为望风讨回公道,一战后,便欲退下,可北冥杀天,竟强行对他出手。

   看天碑山,非但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将战台封锁,以石像镇压。

   这是要逼他与北冥杀天一战啊。

   “师兄。”望风怒道:“按照夺天宴规矩,除非下级挑战,否则高境界者不可对低境界者出手,们为何还不阻拦?”

   “现在已不是夺天宴。”首席老者冷漠的道,望风双眸赤红,发出一声低吼:“老混蛋!”

   叶寻微微皱眉,身旁的几名天君随时做好出手准备。

   “帝路三战,我未分胜负,今日,便做个了断吧。”北冥杀天嘶吼道,背后生出可怕的君威,君者,凌驾帝之上,哪怕只是人君,那可怕的力量,也绝非帝者能抗衡的。

   楚岩这一刻驻足,微微颔首,他本不欲如此的,但既然天碑山要这样做,那他唯有一战。

   “轰!”楚岩释放元气,可怕的剑意生出了,于空中疯狂鸣叫,宛如林中天籁。

   赤练门方向,冯林藐视的道:“我早便说过,北冥杀天比他强太多,入君一日,便是他的死期,看来比我预料的,要早了很多。”

   “能闭嘴么?”幽雨在这一刻,终是无法忍受,冯林笑着,也不急,似乎已见到了楚岩血溅五步的一幕。

   战台外,望着眼前这跨越一大境界而战的两人,有人嘲讽,有人兴奋,有人紧张担忧着。

   北冥杀天入君后,化身古老人皇,似乎在他之念中染指江山,天下莫敢不从,抬起手,人皇剑好像于星海外降临,无数剑意倾巢斩落,覆盖一切,似乎要将楚岩彻底吞噬一般。

   “最后一战么?”剑将落至极,楚岩叹息的摇摇头:“我之战,于帝路中便结束了,从我赢的那一刻起,我便不会再败。”

   下一刻,楚岩双眸霍然睁开,接着他面对可怕剑幕,心如止水平静,几乎同一时间,他腾空而起,随即他身形变化了,真我转化。

   此时的楚岩,有磅礴魔气燃烧,他的气息变了,是一种从未展露过的力量,哪怕参与过帝路的人,都没见过的。他魔之手推演着,竟形成无尽魔铠,上方流露出灿烂光华,只见北冥杀天的人皇剑刺在其上,发出咚咚的声音,然而锐利的剑刃,却仿佛早遇到了可怕的阻碍一扬,就这样,虚空的停止下了,竟无法破开楚岩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