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一行人到了音乐学院的临时发布会现场。

众多记者,早就汇聚一堂。

在踏入的那一刻,周老先生,陈教授,还有陪同的樊院长等人,都是难免心中一紧。他们虽然也接受过采访,但是却从来没有接受过那么多记者的采访,这记者的人数也太多了点。

原本也就几十人座位的一个小厅,结果里面却塞进来了一百多人。

幸好如今这气候寒冷,都12月份了,这京城都已经供暖了。这个小厅,原本是没有任何的供暖设施的,毕竟仓促准备的一个新闻发布厅。

此刻,这么多人挤进来,倒是暖和起来。

“这么多人”陈教授嘟囔一句。

“我们这完成一篇学术论文,国际上拿奖,都没有那么多记者来采访。”周老先生感叹。

“娱乐嘛,是这样的”秦风笑了笑。

“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陈教授唏嘘说。

“因为学术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无聊的东西,关注度自然就低了。至于说,改变国家命运,让我们腰杆直,那是战争时期。和平年代,娱乐至上”秦风解释。

周老先生和陈教授无奈的耸耸肩,他们接受这个事实。

养眼小美女午后咖啡馆清新小憩享受温馨时光

秦风等人进去那一刻,所有记者眼睛都亮了。

这么劲爆的新闻,而且还是一个超级天才,这话题太有爆炸度了。

不过众多记者也不急,反正秦风今天既然来了,那就跑不了。他们也不需要那么急切的追问,等着秦风一行人落座之后,再开始。

“各位记者朋友,我是周广仁,秦风是我弟子,关于他的事,我必须先做一下说明。这件事,是我老友陈教授拜托我弟子,去帮他侄孙女写歌。当事他也在场。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却因为某些人的别有用心,导致出现如此多的绯闻。这件事,我希望大家能够理智看待”周老先生解释。

“那请问周教授,如何解释这照片上俩人如此亲密还有,请问秦风和音乐学院的校花,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一个高考状元,不去清华、北大,却跑到音乐学院来,究竟是真的为了音乐,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有记者立刻追问。

“是啊,都说音乐学院美女多,秦风的目的还是学习吗”有记者更是杀人诛心。

这种名头要是坐实了,那不仅仅是坏的秦风的名头,包括音乐学院都名声,都被败坏了。

这一刻,陈教授一脸的难看。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不之请,居然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导致这么严重的后果。

“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关于这件事,我要做一下声明。”陈教授连忙出来,将事始末说了一遍。

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些记者却根本就没有那么好糊弄。

“陈教授,那请问你是否提前离开了”有记者立刻追问。

“呃,是的可是我离开后,他就走了。这件事,绝对是一场误会”陈教授连忙解释。

“那既然你离开了,你又怎么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呢”有记者冷笑,“或许,这位高考朝满分状元,就是在你走之后,才会去以成名为代价,来胁迫令孙女呢”

陈教授额头汗都出来了。

“这是我侄孙女的错,都是她设计出来了,和秦风无关”陈教授忍痛大义灭亲,“我绝对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这一刻,陈教授是一点亲都不顾了,他不能害了秦风,更不能害了自己老友,还有音乐学院。

但是、

“陈教授,请问秦风给了你多少钱,让你选择在这个风头来大义灭亲”有记者刁钻反问,“您这样做,是否会让您孙女心寒呢”

“不,没有,没有”陈教授听了立刻站起来否认,但是众多记者却根本就不听,只是一个劲的追问秦风给了多少钱。

“没有你们不要血口喷人,我岂是这种人”陈教授气的闷。

“可照片做不了假秦风在音乐学院那么多女友也做不了假”众多记者一个劲的反驳。

这时,陈教授还想要解释,秦风拍拍话筒,主动接过话题,再让陈教授说下去,非要被这些记者给气吐血不可。

“各位,我想大家不用对一位老人这样穷追不舍吧,你们这是在欺负人啊”秦风淡淡说,“冲我来,不要仗着大家年轻体好,这样bī)迫一个老人”

喝所有记者眼神中火光冒冒,这家伙是在挑衅他们啊,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胆的人,居然敢主动挑衅记者。

行啊说我们欺负老人家,那我们就来挑战你咯

“秦风,那请问你是否有多个女友”

“请问你和七夕仙子究竟什么关系你是不是七夕仙子男友还是说,你们只是演戏”

“秦风,你是否因为音乐学院美女多,所以才舍去了更好的学府清华,北大这样的名校,才来音乐学院”

“有传言,你在音乐学院有女友,然后又公然追求另外一个校花蒋瑾,还让华仔来帮你假唱,是不是真的”

一个问题追着一个问题,都是极为敏感。

这让一旁的周老先生和陈教授,还有樊院长都捏了一把冷汗。

他们面对这些记者,都手心冒汗,秦风呢,还只是个孩子啊。毕竟15岁还不到,能应付这样的场面吗

秦风嘿嘿一笑。

“各位记者,我觉得,你们问这些问题之前,都应该多多做一下功课,而不是这样一窝蜂”秦风嘿嘿笑说。

众多记者眉头紧皱,这家伙,说话实在有点挑衅人啊。

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挑衅记者的。这以往采访的众多明星,无论多么大牌,都不敢这样挑衅他们。

因为,这会给其惹祸啊。

“不要忘记了,我今年才15岁不到,我还只是个孩子呢你们所说的这些,我都不懂。至于说,这照片为何那么亲密,我只能说,她太过分了,虽然我还没成年,还很年轻,但也不是几岁的小朋友,这样完将我当四五岁的小朋友了。我反对这样对待我。”秦风抗议说。

呃所有记者都一脸愕然,这个,他们真没想到秦风的说辞是这样。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