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林梦佳闻言,眼前便是一亮,“觉得那里有个阵法?是什么阵法?厉害吗?会吗?这个阵法是怎么弄的?是不是也需要什么玉符才能设置?之前说,那阵法是需得修复的,那几百年,又是谁在修复这个阵法呢?”

听着林梦佳这连珠炮一般的问题,唐峰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与此同时,上官与纪宁,都是用讶异的目光,看向了林梦佳。

他们两个都是没有想到,林梦佳居然对阵法有这么多了解,还懂得修复,似乎比他们两个,还要更为专业一些。

这二人作为武修,对阵法也是略知一二的,不过因着这等绝学早就已经失传了,他们也仅仅是在长辈说起来的时候,才能听到一些。

在之前,他们也是知道,唐峰精通阵法的,还亲眼见到他设置各种阵法。

不过,在唐峰的面前,对于他不说的事情,他们二人自然是不敢轻易的去问,现在听到了林梦佳问起来,两人便是借着这个机会,不约而同的竖起耳朵,想要听个究竟。

唐峰并未因着纪宁和上官的在场,而显得有任何的避讳,他很是直截了当的道:“不同的宗门,或是不同的传承,所使用的法术都不同呢,这等可以用于镇压的阵法,更是林林总总,有数十种之多,单凭着老郑的只言片语,根本不可能猜到是哪一种。”

林梦佳轻轻的“哦”了一声,脸上露出略略有些失望的神情,立刻又接着问道:“那,这些阵法,都很厉害吗?设下阵法的人,是不是也很厉害呢?”

唐峰沉吟着道:“这厉害与否,都是相对而言的,我并不知道地球之上的修行环境,是什么时候变差的,若是几百年来,都是这般的话,那么设定这阵法的人,就算得上是这地球之上,相当厉害的人物了。”

这阴寒的洞穴,虽然并不是什么地府,可是能将此地的阴气镇压住的,也并非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在灵气匮乏、修行者几乎消失殆尽的情形之下,尤为难得。

林梦佳听到唐峰说那人厉害,便是瞪大眼睛,更为急切的问道:“那这人,和比,又如何?”

新一代宅男女神大元自拍图片

在她的头脑之中,也并不太关心对方是何等人物,在她看来,如今唐峰已经是她心目之中最为厉害之人,他都说厉害的,那么,那人是否会胜过他呢?

唐峰在心中,将那些可以镇压的阵法过了一遍,这其中许多种,都是金丹期之后的修行者才能使用的,就算是他如今,都无法施展。

虽说唐峰并不知道,数百年前的地球是什么样子,可是依照如今的状况看起来,怕是并不乐观的,他不太相信,此处会出现金丹期之上的修行之人。

若并非是金丹期之上的人,那么,便是一些比较低级的法术,需要消耗极大人力物力所形成的,但纵然如此,也是需得有筑基之上的修行才可以。

故而,面对林梦佳略带紧张的提问,唐峰只是微微一笑,道:“天壤之别。”

这可不是他自吹自擂。

虽说如今唐峰的元神并未痊愈,他的法术,也堪堪只是相当于筑基入门之处。

可他毕竟是有着强大的底子,他的肉身之力,远非是其他筑基期的修行者可比拟的。

并且,即便是在境界提升之上,那筑基期的修行者,至少需得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可能会再提升到新的境界,唐峰却是仅仅凭借着元神的修复,便可以轻轻松松更上一层楼,这个过程,可能只需要一些灵气的补充,便是能够完成,并不需苦苦寻求突破。

所以,他此刻的状态,基本上能将筑基期的修行者甩上百条街,说是天壤之别,丝毫不为过。

林梦佳这才点了点头,稍许松了一口气,道:“那我便是放心了,若是当我们去了那地方,遇到那人留下的其他阵法机关,也能够轻松破解。”

原来这小女人,担心的是这个。

唐峰不由得微微一笑。

她想的,还当真是够多的,现在他们还没有确定什么时候过去了,她已经在盘算着到时候遇到危险该怎么办,当真是深谋远虑,不愧是他唐峰的女人。

林梦佳在放下心来之后,又是向着唐峰问道:“还没有告诉我,这阵法,是如何修复的?”

这问题,也是纪宁和上官所关心的。

他们两个,也是一同看着唐峰,谁都没有插话。

唐峰笑着道:“这阵法修复的方式,有许多种,有的是同时下两种阵法,相辅相成,可以互相作用,互相修复,们可记得当初我们进入狱城宝塔之内,那药宗宗门内的阵法,便是这种,只要两个阵法设置好了,只要不被破掉,便是永远都不会消失。”

林梦佳眼睛里面,满是惊奇的神情,咋舌道:“还可以这样?那岂不是与永动机差不多?”

“倒是也可以这样比喻,”唐峰仍是笑着,“通常这等,都是一些需要存续时间长的大型阵法,设下的时候,便是要大费周章的,消耗极大,寻常状况之下,并不会有人使用。”

上官禁不住道:“那这洞穴之上的,似乎便是如此,需要镇压极长的事情,并且覆盖面积很大,设下阵法的人,无论出于何种考量,都不会让这个阵法在短期之内,失去效用,否则,便是形同虚设。”

林梦佳也是点头。

唐峰道:“不无这等可能,但是,亦是有另外一种可能,这个城堡,便是修复阵法的另外一种方式,居住在城堡之中的人,世代相传,肩负着修复阵法的责任。”

林梦佳想了想,道:“听起来,这种方式,似乎是更为现实一点。”

纪宁也是道:“两个阵法相互作用,听起来极为厉害,可终归是令人觉得有些超乎想象,可是,家族世代守护,便是常见多了,那狱城之内,不也是三个家族的守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