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海宽你是不是人呀,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项雪又羞又怒的怒骂了一声。“

   臭娘们你急什么?是不是说道你的痛处了,没有想到你这个臭娘们居然给老子扣绿帽子,老子现在都怀疑,这三个小崽子,是不是你这贱人和这个奸夫的。”郑海宽怒骂道。“

   王八蛋,你他妈的是不是一个男人呀,往自己老婆的脑袋上扣屎盆子,这种话亏你能说的出口,今天老子打死你这个王八蛋。”管强愤怒的怒吼了一声之后,一把扒拉开挡在身前的项雪,几个大步就来到了郑海宽的身前,一把抓住郑海宽身前的衣襟。郑

   海宽被管强打了许多次,深知管强的厉害,顿时脸色吓得惨白,心中大急。

   “管强你干什么?你动老子一下试试,我告诉你,现在我已经是郑家大少爷的人了,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老子就弄死你,你要是死了,看你那瘫痪的老妈谁管。”郑海宽大喊大叫道。

   “你……”管强的拳头,马上就要砸到郑海宽的脸上,但听到郑海宽的话,悬在半空之中的拳头,顿时停了下来。

   管强有一个瘫痪老妈,已经是瘫痪了许多年,这些年来一直是管强照顾。管

   强是一个孝子,在整个棚户区都是十分出名的。管

   强自己可以不管不顾,但自己一旦得罪了郑家的人,自己出了点什么事情,自己老娘怎么办?上

   一次,自己就因为冲动打了郑海宽,被郑海宽联合郑家大少爷,把自己打的三天起不来床,差点把老娘饿死,叫管强内疚很长一段时间。所

   以此时听到郑海宽的威胁,顿时有些不敢出手了。“

   管强,你还不松开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一个手指头,你就死定了,这次老子也不打你,老子叫郑少托关系,把你小子弄到警局里面,关你一两个月,到时候你老娘就会活活的饿死,叫你这个不孝之子内疚一辈子。”已经是抓住了管强的弱点,郑海宽顿时就牛气起来。

   纯美春风小妹自由自在的宁静时刻

   “你,卑鄙。”管强是一个实在人,憋了半天,只是说出来这么一句话来。

   “哈哈哈,我卑鄙,我就这么卑鄙你又能如何?我告诉你姓管的,赶紧给老子滚蛋,以后少他妈的管老子的家室,老子打老婆孩子怎么了,那是我郑海宽的老婆孩子与你有屁关系。”牛气起来的郑海宽得意的怒骂道。

   “叫你小子松开我你没有听见是不是。”自认为已经抓住管强的弱点,见管强还不松开自己,郑海宽抡起手臂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被这么一个人渣扇了一个大耳光,管强这个铁打的汉子,气的青筋都崩的和一条条蚯蚓一般,一双虎目瞪得浑圆,拳头攥的嘎吱吱直响。

   管强身上爆发出来的这股气势,叫郑海宽感到一阵心悸,吓得身体有些发抖。不

   过郑海宽见管强半天没有出手,顿时再次牛气起来。

   “你他妈的还敢瞪我,老子打死你。”愤怒的郑海宽再次抡起了巴掌。不

   过这一次,反应过来的项雪,却是一把抱住郑海宽的手臂。被

   项雪这么抱住,郑海宽当然是不可能打到管强了。“

   孩他爹,咱们自家的事情自家解决就好。”项雪说完,扭头转向管强说。

   “管大哥我先谢谢你的帮忙,你还是走吧,不要管我家的事情了。”

   “哎呦呦,你这个贱货,看你声音叫的这么甜,当着我的面,就敢和其他男人眉来眼去的,老子今天打死你这个臭娘们。”郑海宽怒吼了一声之后,直接抡起巴掌,就要扇项雪的耳光。

   眼见着郑海宽的大巴掌,就要打到项雪的脸上。而

   就在这时,郑海宽突然发出了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

   啊……”除

   了哀嚎的郑海宽之外,说有人都是一愣。

   此时就见郑海宽的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年轻人的身后,站着一个气喘吁吁的胖子。

   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来寻找项雪的李二蛋还有韩三波。

   李二蛋来了半天了,就在郑海宽这个人渣,一巴掌拍飞自己儿子的那会来的。

   当时李二蛋不知道项雪的身份,就没着急动手。李

   二蛋问韩三波,而韩三波也是十来年没有见过项雪了,一时之间也不敢确认。

   项雪今年25岁,离开村子十年,这十年之中,跟郑海宽这个人渣吃苦顺罪,又生了三个孩子,变化已经非常大了,比之一般同龄人,苍老了不少,所以韩三波也认不出来。

   之后管强的出现,叫郑海宽的名字,李二蛋才确认,眼前这个苦命的女人,就应该是项雨的姐姐。这

   一刻的李二蛋,都有点庆幸了,庆幸自己没有带着傻小子项雨来,要是项雨来这里,看到自己的姐姐遭受这样的罪,李二蛋一点也不怀疑,项雨这个傻小子,会把郑海宽这个人渣,直接掐脖捏死。“

   小子,你他妈的是谁呀,赶紧放开我。”郑海宽愤怒的怒吼道。

   “你他妈的这个人渣,连我都他妈的看不下去了,世上还有你这样的男人,你他妈的不配做男人。”站在李二蛋身后的韩三波,直接抡起巴掌就给郑海宽两个大耳光。

   “啪啪。”“

   死胖子,你他妈的敢打我,老子是医药世家郑家的人,你他妈的敢打我,你死定了。”郑海宽愤怒的怒喊道。韩

   三波是正在气头上,也没有考虑后果,也确实是觉得郑海宽这个人太人渣了,才忍不住出手打郑海宽两个大耳光。现

   在一听到郑海宽爆出自己的背景,顿时吓得不敢在动了。郑

   海宽就是一个小包工头,怎么敢招惹郑家这个庞然大物。

   察言观色之下,郑海宽看出来了,韩三波是忌惮自己的背景,顿时牛气起来。

   “死胖子,还有你这个小兔崽子,现在老子跪地求饶,老子饶你不死。”郑海宽指着李二蛋和韩三波怒吼道。

   而这一次,郑海宽显然是算计错了,他光是看了韩三波的脸色,并没有看到李二蛋的脸色。

   而李二蛋,回答郑海宽的方式也十分的简单。

   “啪啪啪……”

   面色冰冷的李二蛋,已经是忍了半天了,这一刻终于爆发了,一口气足足扇了郑海宽二三十个大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