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菱在房间跟乔智闲聊了一会儿,然后到洗手间解手了。

半晌没出来,乔智有点奇怪,发现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走过去问道:“梅姐,你做什么呢?”

梅菱笑着说道:“晚点我要去见客人,早上奔波了一阵,出了一身汗,借你的卫生间冲个澡,人会精神一些。”

乔智猛翻白眼,没好气道:“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梅菱哈哈大笑,银铃般的声音穿透了水声,“我对你很了解,你难道还能对我这个老阿姨有什么特殊的想法?”

乔智叹气,笑道:“这倒也是,我把你当兄弟。”

梅菱啐道:“滚蛋,把我当姐姐差不多,我明明这么有女人味。”

乔智跟梅菱相处有一段时间,彼此很熟悉,梅菱有轻微洁癖,尤其是在身体清理上有强迫症,一旦稍微有汗,就会特别不舒服。

只是梅菱在自己的房间洗澡,此事太过浮夸,搞得像是在检验她对自己有没有诱惑力。

梅菱在浴室里哼着歌,好像是在掩饰尴尬。

清脆的嗓音既有穿透力,透过单薄的门体而出。

她其实也知道在乔智的房间洗澡,不太适合,但真是有点忍不住,另外也是觉得和乔智这么熟悉,他不会在意。

肤光胜雪天生温柔甜美女生图片

门铃声响起,乔智迅速脑子里绷起神经,暗忖狗仔队不会这时候找上门吧?

乔智通过猫眼扫了一眼,发现是周冲,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想了想,没有让他进门。但周冲这个二愣子,还在拼命地按门铃。

梅菱只是简单地冲洗身体,见外面门铃声不断,用浴巾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身体,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谁啊?”梅菱刚说一句,嘴便被乔智给堵上了。

乔智的手掌很大,还有些厚实、粗糙,捂在梅菱的脸上,差点让她窒息。

“周冲!”乔智没好气道,“也不知他犯了什么病,拼命地在按门铃。”

“嗯,你的这个徒弟,好像脑袋瓜子是有点不太正常。”梅菱半开玩笑道。

乔智这才看到梅菱穿着,露出了纤巧圆润的香肩,脖颈下方大片肌肤犹如牛奶般白皙,鬓角还挂着零碎的水珠,细细地一条顺着面颊成线滑落,脸上没有任何妆容,却给人一种清透灵动美感。

乔智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

讨厌的本能……

梅菱何等敏感,意识到了什么,有意地往后退了半步,拉开距离。

“你开门呗,我到卫生间把衣服换上。咱俩又没什么,遮遮掩掩,反而让人怀疑,还不如大方一点。”

等卫生间的门关上,乔智打开房间门,周冲惊讶地望着乔智,“师父,你果然在房间啊!怎么没开门,莫非……房间里藏了什么人?”

卫生间这时正好发出动静,是梅菱用吹风机吹头发,发出呜呜的声音。

周冲的表情在微妙变化着!

这狗东西肯定在胡思乱想,丑化自己。

乔智忍气,沉着解释:“别误会!是梅姐,她在卫生间洗澡。”

洗澡?

接下来是什么?

周冲的嘴角露出

邪恶的笑。

乔智踹了一脚周冲,“别弄欠揍的表情!给我正常一点!”

“啊?那我岂不是打扰你们了。”周冲蹙眉,“难怪你刚才好久没开门的,我是不是应该静悄悄,识趣地离开?”

乔智终于没忍住,敲了周冲一个爆栗子,“就怕你胡思乱想,才一直没开门的,谁想到你骚扰个不停!我跟梅姐没什么,她有个习惯,身上一出汗,就会不舒服,等下要去见客人,借浴室冲个澡。你跟我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为师是那种行为不端的人吗?”

周冲瘪嘴,“只要是男人,都会犯糊涂。师父,你也是个正常男人啊。你每天面对的诱惑那么多,总有?一不小心,头脑发热的时候!不过,我相信你这次是清白的。嘿嘿……被我打断了……”

罢了,误会就误会吧!清者自清,不然容易越描越黑。

对周冲经常忍无可忍,乔智蹭无数次冲动,想找个理由,将他发配到非洲挖矿。

但,相处久了,心总会软,身边有这么一个奇葩,偶尔调剂一下生活,人生会多点滋味。

“你火急火燎地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师父,你可把我给害苦了,如今你名下挪威金麟集团因为三文鱼爆发养殖丑闻,遭遇危机,很多网友都说我是你的狗,在给你洗地!”周冲痛苦地抱怨道。

乔智心中暗想,你还敢跟小米比,你比小米差多了!

小米给自己只会带来快乐,而你现在经常坑自己。

乔智专门让周冲录制了一个科普视频,解释那家出事的三文鱼养殖场只是个例,另外,可以选用比较贵的野生三文鱼享用。结果周冲被网友们骂惨了!

“要对网络攻击习以为常,你现在月收入过十万,提现的时候那么痛快。任何事情肯定有正反两面,有快乐就会有痛苦。”乔智耐心安慰道。

周冲叹气道:“我没法习惯啊,以前都各种夸我……”

乔智差点没笑喷,继续安慰:“你现在不是为我而战斗,而是在维护三文鱼产业做贡献,相信总有一天,那些网民会知道你的良苦用心。骂你的人都是键盘侠,那些接受你意见的人,已经去购买金麟集团的野生三文鱼享用了,要坚信你发布这段内容的价值!”

周冲无奈苦笑。

乔智丝毫不担心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他也不是第一次遭受网络暴力,这一次会顺利扛过去。

梅菱穿上了衣服,也化好妆,从卫生间走出。

周冲见她精神焕发的样子,也是微微失神,梅姐一向给人女强人的形象,往往忽略她是个颜值极高的妩媚御姐。

“周冲,你是为了挪威三文鱼一事而来吗?”

“是啊,现在我被集火了,好像那些三文鱼是我养殖的一样。”

“这叫转移愤怒法!如果没有人应对的话,大众的怒气无法宣泄,此事短时间内很难结束,你让对方骂一顿,等骂得无趣,自然怨愤就消失,事情就过去了。何况你说的是事实!”

“谢谢梅姐的安慰,我好好消化一番,不打扰你们了。”

周冲精神不振、垂头丧气地离去。

乔智望着他的背影,心中有些庆幸。

徒弟是用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在关键时刻,作为挡箭牌使用的。

乔智不可能自己发布这样的新闻,但周冲可以发这样的内容,他是乔帮主的二号主播,承担着“带节奏,背黑锅”等光荣职责。

而且,周冲的形象原本就带有无厘头,即使出现一些槽点,那也无伤大雅,大不了被人当成有脑疾罢了。

在“坑徒弟”上,乔智向来不手软。

谁让周冲经常也拖自己后腿呢?

梅菱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拿着镜子,一手夹着发绳在整理头发,“感觉你打算利用此次三文鱼危机做文章!”

乔智颔首道:“当然,危机与机遇并存。如果安排顺利的话,可以帮助金麟集团彻底打开华夏的市场,何乐而不为?”

“你打算做什么?”梅菱好奇道。

“暂时得保密,等时机恰当,自然而然就知晓了。”乔智脑海中已经有一个完整的计划。

梅菱知道乔智的习惯,对他的卖关子也不生气,“那我静观其变吧!”

周冲返回酒店,掏出手机,调出和哒哒的聊天页面,“怎么办?我有个事情憋在心里不吐不快!”

哒哒发了个笑脸,“怎么,想跟我求婚吗?”

“呃,我对待婚姻很认真,咱来才认识多久,还没足够了解,所以求婚往后延一下……”

“那你想说什么?”

“哎呀,我好纠结啊,我不能出卖我师父!”

“出卖?我嘴巴很严实的,赶紧告诉我是什么秘密,我对天发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哒哒兴趣盎然!

“我一直以为我师父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绝对不会在感情问题上摔跟头,结果我发现他和梅姐——我师父的合伙人,竟然有不可告人之事……”

“我的天哪,那还真是个天大的秘密。如果传出去,可不得了。”

“你答应我要守口如瓶的!”

“嗯,相信我,没问题。”

哒哒摆弄着手机,目光落在不远处刚拍完一幕戏的吕懿身上,思前想后,走过去凑到吕懿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

吕懿狠狠地敲了一下哒哒,“你个臭丫头,周冲不是跟你说,别告诉任何人吗?你怎么还告诉我!”

哒哒红了眼睛,“我不是觉得,不应该瞒着你嘛。你平时总夸我,找老公要找乔智这样的,周冲那种人口蜜腹剑,做事不稳,不是理想对象。其实人无完人,乔智没你想象得那么好!”

在吕懿心中,乔智的形象无可挑剔,但她知道哒哒虽然行为乖张,但绝对不会欺骗自己。

吕懿表情严肃道:“这件事到我这儿就结束,如果发现你告诉第三个人,你就滚回去,跟你弟弟在长白山上一起种树吧!”

哒哒被吓了一跳?,佯作含泪点头,“我肯定不说!”

哒哒抱着手机,委屈地躲到吕懿的视线之外。

吕懿莫名烦躁。

乔爸爸啊,乔爸爸,莫非自己看走眼了!

你竟然也是个偷腥盗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