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邻近村口的时候,燕南枝这才顿住脚步,红着眼眶转过头来颤声反问:

“三天…连三天中人都会为了得到麒麟牙,去残害,残害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我…我不过…”

“对不起南枝。”

青云原本一直想将燕两山得到父亲指点修为,继而换来替他们一家三口守门保密的事情告诉燕南枝。

只是话到嘴边,他的脑海中却闪过了燕两山临终前的嘱托,心里除了自责与懊悔,只剩下无言的怯懦。

他实在没有胆量去谴责这强装微笑的少女没有复仇的勇气,亦或者说燕两山和他父亲不过就是一场交易,乃至死有余辜。

他也嘲笑着无能的自己竟将复仇的希望,强压在一名柔弱少女的肩上。

“我不是怪你小云哥哥,咱们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即便想要查明真相或是报仇雪恨,那也要有相应的实力才行,如果…”

“南枝。”

青云抬起头,打断了燕南枝。

“嗯?”

“你相信我吗?”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我一直都相信你呀小云哥哥。”

“那我青云在此立誓,他日…”

不过刚刚屈指,口中的誓言还未出口,就见燕南枝手中金光一闪,连心射出的神秘白丝便勒住了青云的胳膊。

当然这次燕南枝要小心许多,白色只绕住了他臂膀上有衣服覆盖的地方。

“小云哥哥,我知道你对我从来都是真心的,所以誓言什么根本就不重要的。”

燕南枝摇头道,同时轻轻拽了拽。

不想白丝虽然隔着衣衫没有伤到青云的皮肉,不过小爷体内的不灭真灵却还是被压制的非常厉害,根本无力反抗。

“南枝,快,快松开呀!”

“咦,你怎么啦小云哥哥?”

燕南枝的心情平复得很快,可爱的脸颊瞬间便换上了笑容,明知故问道。

“快松开连心!”

许是少女心性作祟,青云这头越是被缠的虚乏,燕南枝的玩心越甚。

也不理会他的求饶,小燕子嘻嘻一笑,又从连心手链上射出了几道白丝,将青云的四肢统统给缠了起来。

“哈哈,小云哥哥你现在可是木偶了哦~”

“别啊南枝,这…”

丝毫不理会他的告饶,燕南枝是越玩越起劲,好似忘记了此行回村的目的。

只见她纤细的手指如同拨弄琴弦般微微颤动,小爷便扎了个马步双掌顶天,造型极其雷人。

“哈哈,真有意思~”

两条马尾辫一甩,燕南枝再次以连心又让青云换了个醉卧沙场的姿势。

不过有这坚逾精刚的白丝做支撑,青云单脚着地只手撑头,却愣是诡异的没有倒下。

“嗯嗯,这倒有些感觉,小云哥哥虽然比以前壮实了一些,不过还是太瘦了呢~力士的造型不适合你。”

“南枝!你倒是松开呀!”

燕南枝乐此不疲,小爷却被被连心缠的是浑身无力,心道这天煞的白丝究竟是谁炼制的,为何能如此专克真灵之力?难不成还是太古大能?!

玩腻了摆造型,燕南枝无邪的大眼珠子一转,又开始控制着青云往自己身前走来。

“小云哥哥,你都元化境的修为了,不应该对连心毫无抵抗之力才对呀?”

说着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小燕子的脸上忽然闪过了一丝羞赧,又问:

“还是说,你不想反抗?”

“我要能反抗啊!”

小爷欲哭无泪。

就这样,燕南枝毫不理会青云的告饶,以连心操纵着青云一步一步牵线木偶般走到了她的身前。

亦如鋆天镜上,二人之间不过毫厘。

“我想起来了小云哥哥,前几天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燕南枝吐气如兰,捆绑的束缚加上熟悉的甜香让青云的内心愈发焦躁。

“什么问题快说啊!”

“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是谁?”

在她的眼眸里青云仿佛看到了闪耀的星辰,期待的声音俏皮迷人。

“你…你先放开我。”

“不行哦~你今天要是不说出来,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燕南枝轻轻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成竹在胸的微笑。

“我…我…小心!”

“莫要骗我哦~”

青云这头话还没说完,不料中警照忽生,可燕南枝却丝毫未觉。

“是真的,有高手正急速掠来,快,快放开我!”

“呀,小云哥哥,你怎还学会骗人呢?连我堂堂元化境八层的大高手都未曾发现,你…”

可惜言至此处,燕南枝突觉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心下猛然一沉。

“坏了!”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强大而又霸道的灵力波已然袭近了小燕子的背心。

此时若是随意躲闪,那么她身前不过数寸的青云必然会对方打个透心凉,可若自己不闪…

一咬牙,燕南枝十指同时发力,直接将青云给甩上了天空,而她自己则借着相反的力道刚刚好侧过身子,避开了这道要命得意一击。

与此同时,被甩上天空的青云赫然发现,飞掠而来的竟是一名身着青色长衫,面带鬼脸面具,手上还握着柄长鞭的窈窕女修。

“此人是谁?这身形怎如此眼熟?”

望着对方赤着精致的玉足,掠来的方向也正是自己回家的山间小径,青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小狐狸。

“难道是阿莲?不对,阿莲高挑却是白发,而此女则是黑发,眼眸也未见紫光,且没有任何妖气,究竟是谁?”

心中还在思索,不想此女秀足点地一跃而上,竟直接舍了燕南枝朝自己攻来,青云顿时心中大惊。

“观其气势至少也有六七层元化的修为,劲敌啊!”

随着自己的下落,对方离他也是越来越近,待得摆好架势准备迎敌,青云突然是双目圆睁,身子突然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因为他发现来人手中握着的不是别的,正是萧洛一当年的武器:

“明月鞭!你怎会有明月鞭!”

不过回答青云怒吼的却是对方再一记狂怒的鞭击!

轰!

两人尚还距离数丈,青云连着自己残破的护体灵罩,竟连人带罩被这面具女修直接又给抽上了天空!

而近距离的接触后青云发现,本以夜月环佩为骨,缠丝百结网为为条的明月鞭还是有了些许变化。

其内的玉骨早已残碎,只剩下鞭柄部分尚还完整,而整条鞭骨则被替换成了某种动物的骨骼。

“你究竟是谁!”

尽管受了如此猛击,可青云根本毫不在意,他只以为明月鞭当年早已随着大姐彻底遗失在了三十三界,不料今次居然于两仞村里重见天日。

对于哪怕只是萧洛一残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丝气味,青云都会奋不顾身的争抢珍藏,他又岂能容忍明月鞭落在别人手中!

面具女修对青云的狂吼虽然不为所动,可出奇的是,此人似乎也正微微颤抖着身子,只不过青云的颤抖是激动,而她则是如涛般的愤怒!

素手轻扬,又是一记裹挟着她怒火的鞭击,招式朴实无华,但威能却足以断金裂石!

“好强!”

青云对敌向来是以灵动迅捷取胜,将灵力运至双足之后侧身一闪,他倒是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对方这次的攻击。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也不知是这面具女修真的早已制定好了战法,还是对小爷的战斗方式有所了解,青云闪避的位置竟然被对方轻易看穿,继而又是一记扬鞭!

“怎么办,若是用藏锋的话或许会损坏明月鞭,可对方…”

对此女手中的明月鞭青云是势在必得,可她强横的实力却也小爷开始逐渐冷静下来,因为只守不攻,三番五次的闪避青云已经明显捉襟见肘。

如果她并不了解自己的话,那么如此丰富的实战经验与应变能力,加上对方手持明月鞭,那她很有可能是三十三界的生还者!

倘若真是这样,那她的战斗能力必将远超本身修为,或只能智取不可力敌!

初入元化,青云无法长时间灵力破体与对方在空中激战,否则消耗极大,于是他任凭对方一击轰碎了自己的护体灵罩,借由爆炸的力道得机飞向地面。

“若和南枝联手,当能战败此女!”

青云目光一闪,飞快的朝着刚刚稳住身形的燕南枝掠去。

只是他的想法虽好,这面具女子却根本不给青云逃命的机会,只见她突然伸出了另一只手。

紧接着肉眼可见的,其上原本不算太长指甲突然猛地生长,而她原本的纤纤玉手则快速变成了一只白皙美丽的夺命鬼爪!

也未见她用什么灵力化形,只是简简单单的伸出后拽,青云的下落之势立马截止,身子居然不由自主的被对方给直接拽了回去!

“我靠,男扮女装的吧?!”

隔空取物对修士来说不算什么难事,但他自己连带着藏锋少说也有个两三百斤的重量,对方的在空中无根生力竟还能将他给拖拽回来?

女子能有这种膂力?

眼看着二人越来越近,心中虽还想着智取,不过青云也非是迂腐之人,面解放真灵之力的话,凭借强悍的肉身与诸天幻剑,他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目中血芒一闪,藏锋破体而出!

只是正当他准备还手之时,要命的一幕发生了!

“小云哥哥我来救你!”

燕南枝一声娇叱,与此同时有用连心中那神秘的白丝将青云给裹住,硬生生的给从空中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