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亦衍看看一眼来电显示,是白雅的,他深深的看着刘爽,眼中闪过怜惜,沉声道“怎么了,我刚才题,没有听见。”

“我说怎么没有声音,我的人已经去总统府了,大约八点到,你安排一下,不要让刘爽知道。”白雅再说了一遍。

沈亦衍还在看着刘爽,看她垂着眼眸,若有所思的模样,“知道了,先这样,晚点再联系。”

他挂掉了电话,坐到了刘爽的旁边,握住了她的手。

刘爽下意识的抽出手,眼圈微微红。

每次,听到白雅这个名字,或者看到白雅,听到白雅的声音,她都会想到妈妈死的那天,她真的无法原谅。

敌人和朋友做同一件事,朋友带来的伤害是十倍还不止。

沈亦衍深吸了一口气,“平心而论,白雅很关心你,当初她把你的行踪告诉我,是因为她觉得我爱你,我可以给你幸福,你出事,她很内疚。”

刘爽扯了扯嘴角,“她每次都是这样,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就算关于我自己的事情也不和我说,偷偷的帮你,这样是把我当作朋友还是把你当作朋友?

如果把我当作朋友,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了解下我的意愿,我不觉得这是友情,更觉得,是掌控,她的这个人情……我不要。”

她说的坚决,眼中流淌着冷情。

“现在的白雅已经不是过去的白雅了,过去的白雅一无所有,顶多算是有个体面工作的普通人,但是现在顾凌擎死后,她拥有了顾凌擎的权势,你也了解她的性格,她要做的事情,没有人阻挡的了她。而且,多留一个人保护你也是好的,你就当不知道,让我来安排。”沈亦衍劝道。

模样可爱甜美女生户外暴露吃货属性街拍

“我不要,把手机给我。”刘爽朝着沈亦衍伸出手。

“小爽,别冲动,你应该考虑的是自己。”

“沈亦衍,你是希望开开心心的爽快生活五十年,还是希望痛苦的,憋屈的生活一百年?”刘爽有些气恼的问道。

“一个人不可能一直开心五十年,也不可能一直痛苦一百年,这才是现实。”

刘爽从沙上站了起来,“你给是不给。”

“不要任性。”

“我这不是任性,接受她的好处,我觉得愧对我的母亲,你不明白,你不给,算了,我自己找她去说。”刘爽朝着门口走去,

沈亦衍抱住她。

他其实明白的,刘爽怪白雅,同样怪他,她只是想要报仇,才不得已留在他身边的。“我给你。”

刘爽睨向他。

“你要什么,只要不离开我,我都给你。”沈亦衍沉声道,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盒递给她,“你的新手机。里面有我的手机号码,也有白雅的。我帮你输入进去的。”

刘爽定定的看着他。

他,是一个多精于算计的人啊,好像能够掌握人心,预测未来。

刘爽抢过他道“你没有在里面安装监控什么的吧?”

“你怕我监控到什么?”沈亦衍反问道。

刘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拧眉,眼中不悦,“所以你是放了,对吧?”

“没有。”沈亦衍深沉的说道,“以后我去哪里,你去哪里,我并不需要多此一举。”

刘爽怎么觉得不怎么信他,“爱情,保持刚刚好的距离才会长久,天天腻在一起,死的快。”

她说完,也不看沈亦衍,他的表情,她不在乎,背过身,直接打电话给白雅。

“喂?”白雅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过来。

“我是刘爽,你和沈亦衍的通话我听到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刘爽冷冰冰的说道。

“爽妞,你不知道留在沈亦衍身边有多危险,那个要刺杀你的人,就在沈亦衍的身边,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回来觉得能报仇了吗?我帮你,我现在有能力帮你。”白雅着急的说道。

“还记得,你和顾凌擎谈恋爱的那会吗?我很着急,我怕你出事,我担心顾凌擎的身边对付你,你怎么对我的,你又是怎么对我说的?嗯?”刘爽清冷的问道。

白雅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你逼我,你说,如果我告诉顾凌擎,以后就没有我这个朋友了,你还因为这件事情,从我身边消失了三年,你故意冷处理我们的友情。”刘爽想想过去,还挺难过的。

她当时该多没心没肺啊,该多健忘啊。

没心没肺,不记仇,活泼开朗,说到底,也是因为父母的保护。

她从小就长在一个和睦的家庭里,有父母的疼爱,让她远离烦恼。

她居然会为了白雅离开和自己的父母反目成仇两年。

最后父母不计前嫌,放弃一切跟她走,她却害死自己的父母,害死了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

她不能原谅白雅,不原谅沈亦衍,同样,不原谅自己。

“那是我不想连累你。”白雅解释道。

刘爽眼睛红红的,“你不是学心理的吗?我记得你以前说过,爱一个人,不是自以为是为他好而去做事,而是要做他想要你做的事情,我一想到你,想到和你有关的人,我就想起你是怎么害死我妈妈的,也想起我过去的愚蠢,你当初救过我,所以,我不想对付你,但,请你离开我的生活,因为,我永远,不,原谅你。”

白雅觉得有把刀,直接刺进了她的心脏里面。

刘爽说她救了她,事实上,她才是刘爽救的,是刘爽牺牲亲情,爱情救的。

她不奢求刘爽的原谅,只想刘爽安,以及幸福,哽咽的说道“让我帮你。”

“我再说一遍,我不需要,你所谓的帮,只会让我良心不安,只会让我愧对我父母,只会让我做噩梦,请,从我的生活消失。”刘爽坚决的说道。

白雅流着眼泪,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眼睁睁的等着刘爽挂掉了电话。

她趴在书桌上哭了。

想起了她和刘爽那个时候在医院里一起扶持,想起了刘爽帮她对付苏桀然,想起了刘爽用尽力气的帮她,想起了他们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

她好难过。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