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篷从她的头顶滑落。

一头卷卷的金发,从斗篷的遮掩中挣脱了出来,于空中轻轻摇曳。

接着

是雪白的肌肤。

水灵的大眼睛。

挺拔的小琼鼻。

柔嫩的小嘴唇。

以及

白嫩颀长的脖颈。

纤薄柔嫩、光是看着就觉得仿佛如棉花糖柔软的娇嫩身躯

毫无疑问,这是个金发碧眼的极品欧美小萝莉。

而且,她的身上透着一股子十分纯净、高贵的气质。

黄裙子女生夏末田野抓虫记

仿佛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小公主,原汁原味,不带丝毫尘俗。

她穿得只是一条看上去挺普通的黑色连衣裙。可这裙子在她身上,都仿佛变成了最高贵的公主裙,更凸显了她的高贵。

仅仅是脱下斗篷的一瞬间,她便吸引了周围几乎所有的目光。

众人都没想到被他们随便一眼定性为“奇装异服、打扮奇怪的小屁孩”而直接忽视掉的家伙居然摇身一变,就成了这样一位绝美的小姑娘?

这简直令他们目瞪口呆。

接下来的短短数秒之内

不知道有多少人手下的英雄送了塔,不知道多少人手中的哑了火,不知道多少人忘记了给上盾上奶

总之,大半个吧的人,都随着少女这一简单的动作而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就算是见过不少欧美美女的杨天,此刻看到这金发小萝莉,也不由得微微有些惊艳。

不过他也很清楚他关注的重点可不在这儿。

于是他站起身来,准备过去问一问。

可就在这时

少女忽然走了。

她离开了座位,朝着吧门口走去,然后径直走出了吧。

杨天微微一怔,先是转眼朝着少女刚刚使用的电脑看去。

可他很快发现,那台电脑已经进入了关机的过程,所有的程序都被关闭了,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了。

杨天犹豫了一瞬,便朝着少女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还真别说,这少女脚步轻快,速度也不一般。

杨天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已经到了一旁的巷口。

杨天便也跟了过去,倒是并不着急。

以他的速度和追踪能力,基本上不存在跟丢的可能。

当他随着这小姑娘的脚步声,走进巷子,走过一个拐角的时候

“?n!!”一阵少女的惊呼声,伴随着尖叫传来!

杨天挑了挑眉,走过这个拐角一看

正是那个金发小萝莉。

她正被两个高大魁梧的壮汉堵在墙边。

这两个大汉都十分健壮,一人穿着白色背心,一人穿着黑色背心,身上的肌肉都十分蓬勃,看着就很是凶悍。

这两人正淫笑着看着这小萝莉。白背心道:“啧啧啧这小妞嘀咕啥呢,喊得可真好听、针带劲啊!看来咱们今儿个可有得爽了!”

“是啊,看看这细皮嫩肉、水灵灵的,一看就还是个雏儿。今儿咱们可是撞上个宝贝了,哈哈哈哈!”黑背心也淫笑着道。

然后两人便张牙舞爪地朝着少女继续逼近。

那小萝莉就这样靠在墙边,被吓得缩下身去,精美的小脸上充满了恐惧与无助,真是惹人怜爱到了极点。

若是换做一个普通的年轻小伙子站在这儿,心中恐怕早就正义感爆棚,立马冲过去来一场英雄救美,拯救这小萝莉于水火之中了。

杨天并没有。

他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再看了一眼。

然后

扭头就走。

连头都不回,那叫一个干脆。

就像是完没有看到这一幕似的。

这下

小萝莉愣了。

那两个大汉,也很神奇地愣住了。

没错那两个看上去凶悍至极的淫邪大汉此刻竟是没有感到开心,也没有继续罪恶的行动,而是,停下来,愣住了。

他们一脸懵逼地看了看那边走掉的杨天,又回过头来,面面相觑。

“这怎么回事?那小子怎么就走了?”白背心愣愣道。

“我我他妈也不知道啊!这跟咱们的剧本怎么不太一样啊?”黑背心也懵逼道。

那个可怜的小萝莉,也一下子懵了。

她刚刚还表现得非常绝望、无助、害怕、悲伤。

但在杨天掉头就走之后她脸上的这些情绪一下子烟消云散。

她只是有点呆萌地看着那个方向,看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小手指了指那个方向,对着两个壮汉,用颇为纯属、只是还稍稍有点外国腔的中文,道:“拦住他!”

两个壮汉听到这话,立马点了点头,然后朝着杨天离开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事实上杨天虽然掉头就走,但走得也不急。

所以几秒钟的时间,他也没走多远。

在巷子口,两个大汉便冲到了他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

杨天也没有强行突破,而是很平静地停了下来,看了看这两位壮汉,然后不急不缓地转过身,看着已经走到离自己只有三米远的地方的金发小萝莉。

小萝莉看着杨天,有些疑惑,又有些气呼呼的,道:“你为什么不救我?”

“因为我不觉得你需要我救啊,”杨天淡淡一笑,道,“我是跟着你离开吧的,你来到这巷子才几秒钟的时间,这两个大汉若是对你起了歹心,那应当是非常猴急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你逼到墙角的。

那么他们应该早就迫不及待地扑到你身上,一边乱摸,一边脱衣服了。可他们刚才可并没有那样。

而且,他们的眼神虽然很邪恶,但那种真正的贪婪与**并没有表现出来,举止之间也透着一丝迟钝与犹豫。这样的表演,骗骗一般人还可以,想骗我,还是算了。”

小萝莉听到这话,似乎有些无语,道:“你也知道是很短的时间啊。那你居然还有时间在旁边观察,而不是立马冲上去救我?”

“我对自己的判断力很有自信啊,”杨天微笑道,“而且我也相信一个能和我保持那么久联系的聪明黑客,应该不至于连这点小麻烦都解决不了吧?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