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舰的一间房间之中,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军人,身穿一身雪白色华夏海军服,肩膀之上,赫然扛着一副将官星。;

三十多岁的少将,在整个华夏,绝对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绝对不超过五指之数。;

龙华天,京都第一大世家龙家长子长孙,华夏某海域海军副司令,号称华夏蛟龙将军,虽然年纪并不是很大,但已经是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

华夏海军,在世界强国之列,因为组建的时间短,财力等各种问题,并不是太强,但华夏海域,却是海盗团,雇佣军团,走私集团,贩毒集团等罪恶势力的禁地,没有哪个不长眼的组织,敢轻易踏足华夏海域。;

因为他们知道,华夏有一个铁血的蛟龙将军,不论你是谁,后面代表什么背景,敢在华夏海域乱来,最终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葬身在茫茫的大海之中。;

十几年来,没有一个例外。;

此刻的龙华天,腰杆笔直的盘坐在床榻之上,紧闭双目,一动不动,就宛如一尊石雕一般。;

“咚咚咚……”“报告。”;

随着敲门声响起过后,一个两辆的声音响起。;

唰!紧闭双目的龙华天,猛然睁开双目,两道凌冽的寒光,从双眸之中射出。;

紧密双目之时的龙华天,看上去并不感觉到什么。;

但是当其睁开双目,那种不怒自威,那种睥睨天下,那种铁血军人的气质,叫人平添一股无形的压力。;

清纯可爱写真 安静中透着股呆萌

“请进。”;

简洁的两个字,从龙华天的最终吐出。;

“嘎吱。”;

房门被推开,从门外走进来一个同样白衣军装的年轻上尉,走进房间之后,对着龙华天恭恭敬敬的敬了一个军礼。;

“将军,我们已经马上到目标海域了,不过……”年轻上尉说。;

“说话不要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龙华天眉头一皱,冷厉的说道。;

“是的将军,在目标所在的海域,发现了四个人,此时这冲着我们呼救那。”;

年轻上尉说。;

“哦!居然还有人活着?;

我们出去看看。”;

龙华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一分钟之后,龙华天在年轻上尉的带领之下,来到舰艇的船头。;

此时军舰距离海岛的距离,已经是不足千米了,通过望眼镜,可以清晰的看到海岛上拼命呼救的四个人。;

“这四个人,应该就是四海帮和七星帮的人了,还真命大,这么多天都没有饿死他们。”;

龙华天冷笑了一声说。;

龙华天作为这一次搬运宝物的负责人,?对于唐雪燕提供的那些资料,当然是仔细的研读了,知道这海盗上还困着一些人,但没有想到,这都快二十天过去了,航一帆这些人,居然还能顽强的活着。;

又是几分钟过去,军舰距离海岛的距离越来越近,当军舰距离海岛还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之时,王天霸这个四海帮副帮主,忍不住扬天狂笑一声。;

“我们得救了,我们终于得救了。”;

狂笑之中的王天霸,一个纵身腾空而起,不足二十米的距离,对于王天霸这个地级初期高手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就见王天霸,整个人就和一只大鸟一样,下一刻飞身飞到军舰之上,一眼就看到了龙华天。;

“这位将军您好,我是四海集团的副总,感谢你们对我们的营救,对了你们舰艇上有啥吃的没有?;

这两天,天天吃鱼,都给老子要吃吐了。”;

王天霸大咧咧的说道。;

面对华夏军人,王天霸此刻没有丝毫的忌惮之色,反而对龙华天一副指手画脚的。;

“谁叫你踏足我的军舰了。”;

龙华天淡淡的回答道。;

一脸欣喜之色的王天霸,本来刚想朝着龙华天走来,想跟龙华天套套近乎,不过听到龙华天这不善的声音,顿时就是一愣。;

“这位将军,我可是四海集团的副总,我在你们华夏海域出事,受困,你有义务营救我。”;

王天霸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既然你不下船,我可以视为你是对华夏海军的挑衅,那我就不客气了。”;

龙华天毫无感情的话音一落,双目精光一闪,身上庞大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

“这……”刚才还不可一世的王天霸,感受到龙华天身上这股气势,顿时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没有吓得当场跪下来。;

“地级后期巅峰修为。”;

颤抖的声音,从王天霸嘴中吐出。;

“四海帮?;

哼!连我是谁你都不知道,就敢和我这么叫嚣,我叫龙华天。”;

“噗通!”;

一声。;

龙华天的声音不大,但是当龙华天这三个字,落入四海帮的耳中,王天霸这个堂堂四海帮副帮主,堂堂地级初期的高手,直接吓得噗通一下子跪地上,双目之中满是惊恐之色。;

“龙将军,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您老人家,您老人家就看在我被求生的欲望蒙蔽了双目,所以才不小心冒犯了将军您,您老饶了小的一命吧。”;

王天霸到了这一刻,肠子都要悔青了。;

龙华天,蛟龙将军,海上阎罗。;

身为四海帮的副帮主,也经常干一些海上见不得光的勾当,王天霸怎么会不知道龙华天的大名。;

华夏军人,向来以宽容,和善著称于世。;

尤其是对于难民这类的弱势群体,更是无私无畏的帮助。;

这也是为何王天霸自从登上船之后,就是趾高气扬的姿态,在他看来,这军舰既然是华夏军方的船只,难就应该无条件的帮助他。;

不过王天霸忘记了一件事情,华夏军人确实是宽容,确实是大度,确实是慈善,对于难民,肯定是无条件的资助。;

但王天霸自己却没有想象,自己能称之为难民?;

自己是因为啥困在这海盗上的。;

更何况,自己现在面对的这个将军,绝对是华夏最铁血的军人,自己在海上阎罗面前装大,岂不是找死。;

“四海帮如果都是你这样的软骨头,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堂堂地级修为,居然如此软弱。;

来人呀,把他给我绑起来,下面的那三位,也都抓起来绑甲板上。”;

龙华天鄙夷的看了一眼跪地求饶的王天霸,随即对这个软骨头地级高手,就失去了兴致。;

此时的船只已经靠岸,龙华天带着一众军人下船,直奔宝库洞穴位置。;

至于王天霸,李承功,航一帆,李伯四个人,都被五花大绑的绑在甲板上吹海风,脸上在也没有了丝毫喜悦之色。;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这海上阎罗,不会把我们杀了吧。”;

航一帆痛哭流涕的大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