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有些不解的看向付红尘,“想让我怎么做?”

付红尘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魂山,转而微微一笑,“很简单,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除非魂山遇到生死存亡之大劫,都绝对不能现身出手,就如同天宫洛镇与墟界魔猿皇一般。”

“他们完全可以说是在当年大劫之后自身战力保存最为完整的法则掌控者,但是由于天道暗中所布下的种种后手,从而使得他们即便心有不甘也只能选择隐而不出,现在需要和他们一样,还有就是从此之后,神界将再无云逸!”

话落,云逸与姜天仲登时不由得一愣,但付红尘完全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抬手便是一掌印于云逸天灵之上。

白夜见状眸中瞬间闪过一道寒芒,然而还不等他出手阻止,付红尘便已经放开了云逸,随之下一瞬无论云逸还是白夜与姜天仲都全都傻在了原地。

原因无他,此刻的云逸虽然容貌还是原本模样,但从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却好似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乃至白夜散出修为强行感知云逸神魂也都震惊的发现那蕴藏在云逸神魂之中的本源气息竟然也都出现了极大的变化。

“做了什么?”白夜霍然转身,眼底有着激动浮现,但同时却也有着丝丝担忧。

且不说付红尘为何会如此不遗余力的帮助云逸,能够完全改变一个人本源气息的方法谁能知道会不会对人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更不用说云逸才刚收到天劫重创,如若因此而让云逸受到某些无法恢复的伤势的话,相信白夜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

对此付红尘只是轻轻摇头示意白夜不必担心,“此法并不会对云逸造成太大伤害,反而还能加速他所掌控那个世界的成长,而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天道以为云逸经此一劫之后已然陨落。”

“只等日后我布局完成之日,便是云逸解封之时,同样的那个时候也将会成为云逸真正突破天尊的契机,其中原因为何相信不用我多说也应该清楚吧!”

白夜闻言稍稍沉吟了一下,终而于眸中精光闪烁间看向付红尘,“的意思是说现在的天道已经把小师弟视为其潜在威胁了吗?”

“说呢?”付红尘反问,“真以为破灭天劫是说着玩的?那东西可和之前所经历的毁灭天劫不同,虽说其中目的看似都是毁灭,但破灭血劫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丝生机的存在。”

夏天网球场上的丸子头女生图片

“再加上有天道于暗中掌控,完全可以说未来的云逸无论在半步天尊之境走出多远也都绝对不可能真正突破到天尊之境,反而会恰到好处的死在天劫之下。”

“不要忘了云逸所修之道为何,如若他所修之道真正大成的话,那么现在那已经几乎完全掌控了三界的天道可是真的会烟消云散的!”

闻听此言,一旁姜天仲却是忍不住对其质疑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为何天道不任由云逸修为精进,等时机成熟之际再强行将之磨灭,如此一来反而还能成功得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不是吗?”

付红尘颇为欣赏的看了姜天仲一眼,但随即却是抬手一指轻轻点出,紧接着在众人眼前便浮现出了个好似人间仙境般的世界。

其中雄山巍峨,葱郁密林之中不时传出悦耳鸟鸣,仙鹤飞舞,鹰击长空,有凶兽嘶吼声响彻天地,更有那横贯山川的江河于浪涛奔涌间发出的震耳轰鸣。

蓦然间,一声龙啸直击九天,紧接着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一条腹生双翼却有祖龙之相的神龙冲天而起,于那神龙体内所散发出的雄浑灵气好似让整个天地都为之欢腾,放眼看去尽是一番蓬勃之象。

看到那副画面的瞬间,云逸直接就傻在了原地,转而更是满脸无法置信的看向付红尘,“这……这是……”

付红尘含笑点头,“没错,正是的体内世界!”然后付红尘转头看向白夜与另外一边呆愣原地的姜天仲。

“们可曾看出云逸的体内世界有何不同?”

白夜眸中闪过丝丝不解,而本身便为法则之灵的姜天仲却在目露震撼的同时喃喃说道,“云逸体内世界之中的法则,好像全部都是完全独立于此方天地之外的!”

付红尘重重的点了下头,“没错,而这也正是天道不愿云逸的世界彻底大成的真正原因!”

“早在云逸将其体内魔胎仇道剥离并借其突破天境之时,在他的体内世界中便已经没有任何一丝的此界天道所能掌控的法则之力了,而那个时候也正是云逸体内世界成为一方真正世界而非秘境的雏形。”

“在他的体内世界之中,只要云逸不愿,那么天道便根本无法干涉其中丝毫,从水虺五百年成蛟,再有蛟苦五百年为角龙,直至方才云逸强渡天劫致使角龙瞬时增加千年修为成就应龙之身,此中时间流速难道真的经历了有两千余年的时光么?”

“自然不是,其中最为主要的原因便是每当云逸自身底蕴足够之时,其体内世界的法则便会影响其时间流速,进而加速其世界的真正成型,眼下应龙初成,虽然尚未完全演化成一方完整世界,但却已经足以让天道对此生出警惕。”

“更何况现在的云逸还无法打破此界从而遨游天外,们说面对这样一个心中从头到尾都在想着复仇的潜在威胁,天道会怎么做?最起码我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走到真正羽翼丰满能够同我分庭抗礼的那个时候,破灭血劫应运而生岂不也在合理范围之内?”

听完付红尘的分析,莫说云逸,就连白夜都忍不住的惊出了一身冷汗,转而看向付红尘的眼神中更是多出了丝丝感激之意,相信如果之前付红尘没有出手的话,那么现在估计自己已经身负重伤,而小师弟也定然难逃一死了。

“前辈只需告诉我接下来该当怎么去做,晚辈定然绝不推辞!”白夜双手抱拳,神色郑重非常的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对付红尘执晚辈礼,而这么做的原因自然也是因为付红尘之前的种种举措得到了他的尊重。

然而付红尘对此却是不甚在意,转而哈哈一笑,“无妨,只需要按照我放在所说去做便可,至于云逸小子的情况说实话完全就在我和天玄子的意料之中,更何况他也是我们二人日后谋划最大关键亦是最后的保险,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没了的!”

“师尊?”云逸这才缓过神来就又被说蒙了,“此事和我师尊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是有的!”付红尘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丝丝得意之色,“因为我和师尊在数百年前便已开始布局,而局之根本便是如何将此界天道取而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