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oyutv入口

那节课上,司马杨云着重概论了魔法与历史之间的关系。

“在历史课上,我会用魔法带领你们感受历史的沉重与沧桑。”

“在特定的条件下,运用一些魔法技巧,我们可以漫步时光的长河。让每个人都能自己感悟历史。”

“这就是‘研读类’魔法。”

“当然,这类魔法并不是让你们真实漫步历史长河……那是属于大巫师以上的伟大存在才会涉足的领域……研读类魔法只能允许你通过有限的视角窥视到部分世界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因此在我的课堂上,会涉及你们占卜、魔文、魔咒、符箓、阵式等多门学科的知识。用一句话来概括——如果没有良好的基础,你们很难学到真正的历史知识。”

当时,郑清对于这番总结忧心忡忡。

虽然近两周的大学生活让他对未来的求学生涯多了几分信心,但这并不代表他有了成竹在胸的底气。

毕竟他的魔法基础绝对不称不上‘良好’。

但司马先生接下来的一番话给了他许多安慰。

“但是扎实的魔法基础并不代表你能准确认知这个世界……魔法基础比较差,也不代表你对真实一无所知。”

“真正的历史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准确总结的。”

粉嫩少女冰雪地写真

“在我的课堂上,你不会得到死板的历史,你也无法知道历史的真相。”

“但你会通过探索,得到最合适自己的历史,得到你的能力所能明白的历史。”

“现在闭上眼,假装你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问自己,你对我们的世界了解多少?你想知道什么?”

“睁开眼睛。打开你们面前的书本,你们所能了解的部分,都在里面。你们所不了解的部分,也在其中。”

“学会研读历史书籍中的真实,就是你们在历史课上最大的收获。”

“在遣词造句间摸索时间长河残留的片段,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你们要透过那模糊的迷雾,感知历史那不为人知的真相,得到属于自己的历史。”

说到这里,司马先生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让所有人都对她提到的奥秘向往不已。

“我总觉得自己来错了教室。”郑清当时曾对萧笑小声抱怨道:“这节课给我的感觉更像是占卜课……而不是历史。”

“一个是已经发生的,一个是还没有发生的。”萧笑目光灼灼的盯着讲台上的老师,声音有些空洞:“唯一的事实在于……它们都是未知的。”

历史已经发生了,怎么会是未知呢?

郑清百思不得其解。

……

  • Posted by : admin
  • 2021年8月1日

什么?萧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从自己晋升帝境巅峰灵魂之力以来,就再难寸进,没想到在这可以得到这么天大的好处,如能突破帝境或者哪怕是帝境灵魂之力达到饱满……这,萧炎都不敢往下想了。

甄妮等人也惊呆了,灵魂之力的提升有多难众人非常清楚,若萧炎能得此机缘,乃是大幸矣。

quot;但是师祖先前也说这乃药族圣殿,萧炎又如何得进?quot;萧炎醒悟过来之后觉得不解,声询问,甄妮众人也很是困惑。

quot;药族中也有天才存在,尤其是那三长老之子孙药灵子。此人天赋倒是不错,只是生性过傲,眼高于界,这对炼药一道是种障碍。我若提出赠一颗逆天续魂丹予萧炎,三位长老断然不肯,相持之下,说不得药灵子会提出比试炼药。我借徒孙之手,挫挫这年轻后辈的锐气,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倒也不错。quot;药族族长缓缓说道,quot;若能在炼药上赢他,以他的性子绝然不会服气,那么老夫便提出让们再进行问心殿之比,那些后辈包括众长老在傲气之下想必不会反对,这对药族后辈和我徒孙来说,都是皆大欢喜。”

quot;但前提是要赢了他才行,否则连逆天续魂丹我也给不了,更别说进问心殿了。quot;药族族长颇有些期待地说道,quot;萧炎,虽身为六品炼药师,但刚晋升不久,又身处药族,那药灵子可是占着地利,而且药灵子在五品炼药师这个品阶上已经沉淀了很久,甚至已经窥见了六品的门槛,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可别大意了。”

quot;原来如此,萧炎自当谨遵师祖之言。quot;萧炎恍然大悟点点头,但并没有将药灵子放在心上,想了一下又问道,quot;问心殿之比?莫非问心殿也极有难度?”

quot;问心殿,凝聚了不知多少药族先祖困惑一生或者一时的问题。以先祖们的强大实力留下的灵魂印记,纵然不是刻意攻击,但对灵魂的强大冲击也不是现在所能承受的,一个不慎便会灵魂受损,更何况其中混杂了大量苦思不得的负面情绪,会动摇修炼之人的本心,倘若抵御不住而深陷其中,便会在无尽的质问中迷失自我,轻者成为白痴,重者一世无法挣脱。quot;药族族长话语一顿,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语气中带有一丝提醒,quot;所以,就算再绝世天才,也切不可一次面对多个质问,否则随时都有灵魂崩溃的可能。”

quot;问心殿这么恐怖?药族领地竟然存在一个这样的试练险境!quot;众人狂翻白眼,为萧炎捏了一把汗。

身体受创,疗养一段时间便可慢慢康复。但灵魂则不同,受创之后,轻者,经过漫长的岁月才可以调养过来,重者,除非绝世灵丹,否则极难复原,而且,如果灵魂崩溃,更会身消神殒。

而治疗灵魂创伤的药无论品阶如何,在斗帝大6都是万金难求,而且极少在市面上出现。如今要让萧炎独自一人去面对这不知其强度如何的灵魂印记,甄妮等人的担忧比刚才所说的幻境更盛。

quot;若无风险何来机缘,求安逸者只能止步高山之下与浩海之侧!quot;药族族长不屑地撇嘴道,然后望着小嘴还微张着合不拢的萧炎说道,quot;徒孙,乃心性坚毅之人,牢记老夫以上的话,以那强悍的灵魂之力应当无妨。”

quot;多谢师祖提醒,萧炎并非惧怕挑战,只是好奇这世界无奇不有而已。quot;在药族族长那期盼的目光下,萧炎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脸庞上多了几分笑意。

短发格子衬衣学妹清纯照

quot;哈哈,这才像样嘛。不过还得先过了他们的挑战再说。走吧,老夫带们进去。quot;药族族长笑着点了点头,大袖一甩,走在了前面,众人紧跟其后。

踏进药族大门,萧炎回头看看那门外的一地狼藉,忆起与药族族长交手的惊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那么轻易地进了药族领地。

望着药族族长意气风的背影,感受着药族族长那自内心的喜悦,萧炎已经完全否决了刺杀自己的白衣人是药族之人的可能性,只是这事要不要与师祖明说呢?萧炎有些犹豫不决。

quot;我对药族的了解如今也仅限于师祖一人,若与师祖一说,他老人家肯定大雷霆,下令追查。但一族之中良莠不齐,此事未有眉目之前还是先别说出去为好,否则反而容易打草惊蛇,断了怀疑的线索。quot;萧炎心念急转间暂时放下了被刺杀之事,打量起药族的风光来。

而甄妮几人也闭口不提萧炎被刺之事,至少在药族的领地没有这个打算,也跟随着萧炎游览着这传说中种族的风景。

  • Posted by : admin
  • 2021年8月1日

罗碧去了她原先炼制的竹亭子,贺缃、周雅几人也回了自己那边,大家又各自忙碌起来。

战场上瞬息万变,夜间更是急缺战斗人员,厉风匆匆收拾一番提剑下了岩石山。他觉得罗碧吃饭没吃好,就去跟米中将说了一嘴。

米钺中将本就心疼那只小炎鸭兽,听了厉风的话眯了眯眼:“你不会把好的留起来,回头给罗碧,周雅那样的吃好的有什么用?平时跟多有本事似的,整天笑话这个,笑话那个,有本事她也炼制出一个可以给雷焰战士用的炉鼎。”

米钺中将气不打一处来。

她没那本事,厉风默默替周雅回了。

不是厉风看扁了周雅这人,实在是,论天赋周雅等级不低,她成为天赋契师也好几年了,前前后后就没见她折腾出一件稀奇东西。

以往都没什么大作为,现在忽然长本事的可能性也不大。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行,回头我把好的食材留起来。”战场上不是闲聊家常的地方,厉风把话说完,立刻回归队伍加入战斗。

岩石山上,罗碧还没下手炼制,提取小队作战队员手中的璧翡剑就毁了,这还是一开始大家提取技能不熟练的情况下,能量消耗没那么大。

如果是能量消耗大的情况下,说不定附加了雷电攻击的璧翡剑撑不到一天就能量耗尽毁了。

到了这个时候罗杰才从乍然的喜悦中惊醒过来,提取是一门技能课程,不是谁上手都可以把能量液提取出来的。他们之所以上手如此之快,借的是附加了雷电攻击的璧翡剑的能力。

如果没有附加了雷电攻击的璧翡剑辅助,雷焰战士学他个一年半载也不见得能够成功提取能量液。

蕾丝白纱裙美女眉眼精致优雅麻花辫贵族气质图片

提取是天赋契师的专场,雷焰战士跨领域提取,必然艰难,需细细研磨才能领会贯通。可眼下异兽潮在即,雷焰战士根本没时间一步一步来学习,一批附加了雷电攻击的璧翡剑毁了,又换上一批。

这边刚安排好,薛之骄炸炉了,连小炼药鼎都炸坏了。

薛之骄心疼的都要哭了:“早知道会把小炼药鼎炸坏我就不调整炼制方法了,我刚调整了一下,还没怎么着,炉鼎就炸了。”

卫鵟拧眉思索原因,罗杰沉了脸,炸了一个小炼药鼎他的心口都在疼:“文耀,你按你自己的方法炼制,不要听别人的胡乱调整炼制方法。”

文耀点头,有薛之骄炸坏小炼药鼎在先,罗杰让他调整他都不会调整。

伍城也是心疼的不行,过去把小炼药鼎的青璧瓷片收起来,汤绍吐了口气说:“还有两个小炼药鼎,接下来别瞎折腾了,免得又炸坏一个。”

罗碧思索了一下道:“尽量不要用天赋契师的炼制方法,不然还得炸。”

“这话怎么说?”罗杰眯了眯眼。

“伍城知道。”罗碧说。

伍城捡瓷片的动作顿住,一脸莫名:“我知道啥?!”

伍城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自己知道个啥东西???

(本章完)

  • Posted by : admin
  • 2021年8月1日

听着林司文的话,白天羽嘴角一扬,再次望向对方,看着对方那一副谦虚认真的模样,丝毫与第一次遇到自己时候的态度完全不同。

白天羽笑着说道:“好吧,现在大家都在忙碌,想必也没有空等着我们两人教授切磋。而且我也急需回去,向高层禀报。等到这件事结束后,如果要是有机会见面,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对战一场。”

林司文连忙对白天羽拱手说道:“多谢,到时候希望白组长能够多多指点。既然白组长很忙,那么我们也不再打扰,还请白组长将这三名杀忍的名单交给我,由我们带回去进行加强审讯,到时候会将审讯结果形成报告,上报给白组长。”

听到林司文的话后,白天羽点了点头,然后就冲着身后的许梦瑶点了点头,许梦瑶便将自己身边所禁锢的三名东岛杀忍,一并交给前来交接工作的林司文。

看到三名东岛杀忍,已经白天羽所递过来的资料档案上面,所记录的三名杀忍都是东岛杀忍会上忍战力。林司文显得不免有些紧张,连忙冲着自己身边的人加强交代,让自己的人全力做好三名杀忍的禁锢和束缚力量,避免三人在押送过程中,会突然逃跑离开。

眼看林司文显得有些过度谨慎,许梦瑶连忙提醒说道:“林顾问不用紧张,我们白组长在制服这三名杀忍之后,为了避免三个家伙会伺机行凶,所以特别利用银针封住了这三个家伙的气脉。现在这三个家伙,根本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古武力量,就如同普通人无疑。”

林司文一听,当即冲着白天羽感激地拱手抱拳道:“哦,原来如此,这一次多亏了白组长,我们的工作才会显得如此轻松,多谢了。”

不管怎么说,就凭借白天羽的这一手,彻底封住三名杀忍的古武力量,那自己一行人在押送这三个家伙的时候,行动就方便的多。至少在行动期间,安全威胁程度就会降至最低程度,方便了整个行动队的人。

就在林司文即将转身离开的瞬间,白天羽突然再次对着林司文的背影提醒说道:“林司文,别忘记了,等将这三个人群带回去后,记得给全体机组人员颁发奖章。”

“尤其是这几位美女乘务员,她们刚才在面对那三名杀手的时候,真的表现非常的出色。要是不能为她们申请荣誉奖励的话,那我将会以自己的能力,为美女机组工作人员进行申请,至少要在心灵上,让她们有一丝安慰。”

白天羽开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身边整个机组人员,纷纷一脸感激地望着白天羽。毕竟做那些工作,虽然是她们的本职工作,但是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才是对她们最满意的回报。

“放心吧,白组长,说的话,我都记住了。等到这件事我忙完之后,一定给全体机组人员申请。”林司文说完之后,冲着白天羽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人转身离开了。

自信而美丽花卉姑娘图片萌哒哒

等到林司文的人离开后,白天羽也对着飞机乘务长等人开口笑着说道:“好了,飞机上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各位美女再见,合作愉快。”

面对白天羽这一次乘坐飞机的帮助,乘务长表示非常感激,连忙对着白天羽客气地说道:“白先生,谢谢们这一次帮助我们,以后有机会的话,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吃饭,让我们机组人员有一个向们表示感谢的机会。”

白天羽微微一笑,冲着对方露出一丝笑颜道:“放心好了,有的是机会。们也够辛苦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辞别了飞机机组人员后,白天羽就和许梦瑶一起走下飞机,刚刚进入飞机候机室大厅取东西,就看到现场一片骚动。

白天羽和许梦瑶一愣,连忙奔跑过去,误以为是躲藏在机舱里的小白出了什么事。等到两人赶过去后,却发现一群人围着一名蜷缩在地上的女子。只见那女子身上衣服有些脏乱,一头长发散乱,整个人更是显得有些颓废惊恐。

在美女旁边有一个箱子,那箱子里正是白天羽托管的小白宠物行李箱。

“怎么回事?”许梦瑶怀着一丝好奇心道。

白天羽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那名女杀忍所挟持的机组乘务员。只不过在飞机里,没有地方安置,所以那女杀忍就把这个美女乘务员,给塞进行李箱扔到飞机货舱了。看她没有事情的样子,应该是被小白所救,要不然的话,就这样一个大活人,憋屈在行李箱里,怕是早就憋死了。”

说着,白天羽就走上前,蹲下身子对着那一脸惊恐女子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不是叫做小雅?是皮音474航班的乘务员?”

听到白天羽的话后,只见那名女子顿时一怔,连忙抬起头望着白天羽,有些激动地说道:“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是——”

白天羽连忙说道:“好吧,看来我是没有猜错,确实是被那名东岛女杀忍所挟持的女乘务员。对于的遭遇,我深感同情,不过现在不用紧张了。挟持的那个人已经被我们给抓获了。的乘务长还有机组人员都很担心,她们刚刚下飞机,赶快过去找她们吧。”

白天羽在说话的时候,悄悄伸出手,运起少许真气气息,轻抚在女子后脑,无声无息期间,利用自己的医疗真气能力,安抚女子那不安定的情绪,让女子的情绪变得稳定下来。

在白天羽的真气安抚之后,那名女子的情绪,果然变得好转许多,当即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对着白天羽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摇晃着身子起来,快步朝着机组人员通道赶去。

看到那乘务员离开后,白天羽也和许梦瑶点了点头,然后取过自己的行李后,就一起离开机场。

离开的时候,白天羽忍不住笑着说道:“小白,干得不错,没有想到意外将安置在行李舱,却让救了一个美女。”

  • Posted by : admin
  • 2021年8月1日

在魔宗所有人胆寒的注视下,苏玄带着邪殿和鬼门离去了。

尽管最后苏玄没有和魔宗斗起来,但明眼人皆能看出这一切都是因为苏苏。

若不是苏苏的出现,以苏玄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势,以及对四宗说动手就动手的凶残,定然是要和魔宗死磕的。

这一点,众人心知肚明!

而且最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即使和魔宗斗起来,他们也不知道鹿死谁手!

这,才是他们真正畏惧苏玄的地方!

可以说,苏玄虽然本身实力不强,却是一战成名,其身份足以和九阶老祖比肩!

当然,让魔宗所有人都感觉尴尬的是,他们连苏玄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就是个邪王啊!”

对于强大凶残的存在,他们向来喜欢赋予王的称号。

此时此刻,苏玄在没有达到九阶就是得到这称号,足以让很多自诩凶邪的存在脸红。

“哼!”

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

齐龙相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今日他这脸面算是彻底丢尽了,尽管众人皆知道他的顾虑,但内心定然难免轻视!

齐龙相自然不会再在此地待下去,这所谓的风云大会也是成了笑话。

这一刻,众人都是感觉到齐龙相老了,已是不复当年!

路上。

苏玄沉着脸向前走去。

苏苏的出现,打乱了他的布局!

但相比这,他更关心苏苏此刻的状态。

“希望不要有事。”

失忆便失忆了,往后还有机会想起来。即使想不起来,他苏玄记得便是!

苏玄最担心的还是苏苏如今的状况,当年苏苏突然修魔,更是爆发出强大的实力,最后更是重创将死。而如今已是九阶的存在,苏玄很担忧有什么隐患。

“希望是我多想。”苏玄摇头,多少有些烦躁。

“邪主,彼岸土之事恐怕有诈啊。”邪锋老祖小心的提醒。

今日之事,完是彻底折服了他。心底那丝反抗,也是彻底没了。

他知道,自己跟着陈然,或许未来还有机会达到灵皇之境。

这对于他们这些老家伙,无疑是最为诱人的东西。

所以此刻他生怕苏玄意气用事,都是忍不住出声提醒,担忧苏玄的安危。

“我若没底气,岂会答应他那白痴要求?”苏玄冷笑。

众人一怔。

“去了彼岸土,我会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霸主!”苏玄眼眸凌厉,看的众人一阵心颤,莫名觉得魔宗又要倒霉了。

……

魔宗大殿。

一群强者汇聚,气氛压抑,脸色沉重。

“老祖,那小子欺人太甚!”阳魔森寒开口。

“此次去彼岸土,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冷煞也是开口。

齐龙相眼眸微垂。

苏玄这次让他魔宗丢了这么大的脸,颜面尽失,威严扫地,自然是要讨回来!

“去了彼岸土,先让宗内弟子去对付他!”齐龙相沉思许久,淡漠出声。

“那小子邪异的很,咱们魔宗的弟子恐怕对付不了他!”君无上脸色苍白的坐着。

要说此地谁最恨苏玄,那非君无上莫属。

毕竟苏玄是把他摁在地上狠狠插了一顿,不要说脸面了,脊梁都被打弯了。

“魔宗的不行,就将浩渺群山的天骄都叫上。只要杀了他,邪殿和鬼门不攻自破!那小子孤傲的很,年轻一辈的挑衅,他绝不会畏缩。这,或许是我们杀他最简单的方法!”齐龙相冷漠开口,之前便感受到苏玄那恐怖的速度,这让他知道苏玄想跑,连他都很难抓到!

众人一阵沉默,从没想过一个小辈能将他们逼到如此地步!

“而且此去彼岸土,咱们的胜算更大!”齐龙相眼眸冰寒,有着淡淡的期待!

魔宗另一面。

一处阴森恐怖的院子中。

血气肆虐。

苏苏盘膝坐在一处亭子中。

四周路上竟是有些枯骨,那边上的湖中更是悬浮着一具具尸体。

乍看之下,这里就是一处发生了恐怖血案的凶宅。

不过苏苏却是没有丝毫感觉,反而感到异常舒适。

她微微吸气,有两道血气钻入她的身体。

“我感觉自己的记忆在觉醒,但绝不是那小子所说的苏苏……”苏苏眼眸森邪。

“当年君无上说我是从三宗区域被他救出来,本来我还不信,但现在看来事实的确如此。而且那小子看起来非常喜欢我,这倒是可以利用。若是他真有手段,也是可以考虑不杀……”

苏苏想着,带着极重的魔性。

此刻的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魔。

杀戮,残暴,狡诈,无情!

一个魔该有的品性,她占了!

“就是不知,这小子是什么来历,据说那三宗区域邪异的很,出了不少天骄……”

苏苏想着想着,却是莫名有些放肆的笑了起来。

“不过不管如何,这小子都很有趣,应该能让我好好玩玩!”

时间流逝。

转眼十日过去。

早在五日前,苏玄便是寻到了彼岸土的入口所在地。

以他对苦尸冥冥之中的感应和唤尸圣石的感知,找到彼岸土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对于这彼岸土,苏玄自然有了不少的了解。

据说是第五时代的强者彼岸圣王为镇压苦尸一族所建,偌大圣王大陆,彼岸土不知凡几,有些为世人知晓,有些则隐于穷山恶水。

当初苏玄破了一处彼岸土,才使得他的阳王骨体能冲出。当然,当时同样也放出了阴王尸!

据阴王尸所说,每一处彼岸土都有王尸被封禁着。彼岸不破,王尸不出!

苏玄估摸着阴王尸很有可能就在里面,毕竟这灵宗区域似乎就只有这么一出彼岸土,其他都聚集在玄宗区域之上。

“最好在这里。”苏玄冷笑,很想找阴王尸算账。

很快。

在不长的等待下。

魔宗,妖冢,以及其他势力的修士浩浩荡荡而来。

看着他们,苏玄瞳孔一缩,露出讥笑。

而双方势力的相见,此地自然是变得剑拔弩张。

“此次比试,为期一个月,谁杀的苦尸多,谁便是魔道势力一派的盟主!你们…可有意见?”齐龙相也不啰嗦,直接道。

“可以。”苏玄咧嘴一笑。

看着爽快的苏玄,众人嘴角莫名抽搐。

因他们觉得,苏玄看齐龙相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 Posted by : admin
  • 2021年8月1日